当前位置:主页 > 调查行动 >

余华为什么厌恶鲁迅 鲁迅文章被踢出教科书缘由

  大约是从2010年起,鲁迅的文章就以两年减三篇的速度,逐渐从教科书里删除了。关于当下的中先生来说,这该是一个令人欣喜的大好音讯。

  回想我自己的中学时期,语文课本上最厌烦的就是鲁迅的文章。他人的文章总是两到三天就能学完,可鲁迅的普通都要学一周多,从作者简介到文章背景,从注释到注释,有时甚至连标点的运用都要掰开揉碎细细地讲啊讲,品啊品。更让人受不了的是,简直他的每一篇文章都有些重点段落要背诵。

  如此机械地剖析文章的痛楚,深入到时隔这么多年,我还明晰地记得。

  “大约是物以希为贵罢。张家界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福建野生着的芦荟,一到张家界就请进温室,且美其名曰‘龙舌兰’。”这一大堆蔬菜暗含什么意味?

  还有《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长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私塾先生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我们每天不停地抄了背,背了抄,也时不时发几句怨言:鲁迅先生累不累啊?写一篇文章搞那么多暗示,难不成他是曹雪芹的徒弟?他的句子就一定要这样了解吗?我就不能换一种解读?

  《“友邦惊诧”论》,如何解释“国将不国”,这两个“国”区分是什么含义?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

  《故土》中闰土为什么变得拘束了,豆腐西施为什么会这么尖酸势利?

  《秋夜》“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为什么不直接写有两棵枣树?

  反正问得最多的就是,作者这样写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真是莫明其妙,我又不是鲁迅肚子里的蛔虫,我哪里知道啊!

  教员把效果逐一抛出来,鼓舞大家积极发言,最后讨论来讨论去,终于等来教员发布正确答案了。她会把这些答案抄在黑板上,然后催促我们一定要背上去,一字不漏地背上去,由于鲁迅的文章是重中之重,在考试中占太多分。

  后来笔记抄多了,听教员翻来覆去剖析久了,我们也总结出一套鲁迅课文的应试窍门。比如,让你剖析底层贫困人民的话,答案中一定要出现“劣根性”三个字;假设要评价新式知识分子,就要有“封建迂腐麻木”之类的字眼;剖析人僚阶级,记得用力往坏了写,什么凶残、虚伪、黑暗,这些负面的词虽然往上堆。

  于是,中学几年上去,鲁迅先生终于在应试教育的填鸭灌输和过火解读中,被读死了。

  整个中学时期,我总觉得他的文章单调、无趣、烦闷,看到就头痛,以致于高中毕业后,极少自觉读他的任何作品了。

  我和很多人一样,真正喜欢鲁迅是在步入社会以后,尤其是亲见过一些严酷的社会现象,体会到理想的不公,品味过努力却失败的无法之后,曾经被硬塞进脑袋的鲁迅先生会不经意地蹦出来,陪你一同发发怨言,针砭时弊。这种觉得太像潜伏在黑暗处的火花,深埋在地底的惊雷,多年之后,居然带给你重见天日、浩然警醒的震撼。

  当年读鲁迅不明其意,而今再读鲁迅泪流满面。

  做先生时,最厌恶读鲁迅。步入社会后,最喜欢的,却是读鲁迅。

  比如学《藤野先生》,文章开篇“(清国留先生)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先生制帽的顶上高挺拔起,构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普通,还要将脖子扭几扭。真实标致极了。”为什么要把这些留先生比作小姑娘,用“标致”描画他们隐含作者的什么思想?

  后来我才明白,没有一定的社会阅历,是读不懂鲁迅的。可是只需曾经读过先生的文章,哪怕事先懵懂,但总有一天会真正了解他的深意。就像我们从小摇头晃脑地背诵唐诗宋词,那时连字都不识,自然无法了解其中外延,但是没关系,等多年以后,你初谙世事,那些绝妙好诗会不经意从脑海中迸收回来,指引你的当下和未来。一流的文学就这样开拓鸿蒙般地融入了我们的血液里。

  再回头看看教材删减鲁迅文章这一举措,从一个过去人的角度,我感到的是一种心虚的快乐。这种觉得,就像一个先生先被教员要求背整个单元的英语单词,立刻心生悲伤,很快教员又“良知发现”,放宽要求,通知大家非划线单词可以不背,先生的心境会立马快乐很多。但是这种快乐终究是不踏实的,由于那些被你落下的知识,假设越积越多,未来会成为你学习上的阻碍,再重新补上,就根深蒂固了。少时错过鲁迅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