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最热点 >

韩东屏:中美贸易战:换个对策就立马赢定了

  

   中美贸易战曾经打了几个回合仍未见胜负,双方还在僵持,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于是有人预测这将是一场耐久战。不过,中国近日已率先由驻美大使释放出“情愿做出退让”的信息。这就意味着,中国目前出于优势,最终的最好结果也只能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其实,中国原本的形势和如今的状况都并不是“劣”而是“优”,只需我们换个对策就赢定了,并且不需“耐久”,而是“立马”。

  

   对策

  

   换个什么对策?

  

   一点都不复杂,就是简复杂单的三条。并且不怕地下,让美国知道也无妨。

  

   其一,不论美国对我国的哪些出口产品加征关税和加征多少,一概取消政府对国际企业出口商品的出口补贴。同时,一概制止企业出口低于国际市场价钱的商品。

  

   其二,在因战略平安思索而不想让美国出口商品一家独大的范围,借这次美国挑起贸易战的时机,对这类美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直至其丧失竞争优势,不能独大。

  

   其三,对除上一状况之外的其他美国出口商品不添加任何关税,包括在前面回合中曾经加征的一切局部也全都予以取消。

  

   可以一定,只需实施了这三条对策,结果就是不可逆转的迅速获胜。

  

   言之及此,一定有人要张嘴开骂:你这简直就是完全缴械投诚的汉奸作为,哪里有“赢”可言?


  

   这可从上述对策的意图推出。


   莫慌,看了下面的理据再决议你(们)的反响行不行?

  

   理据

  

   一切的贸易战说究竟都是利益之战,所以判别贸易战的胜负就在于经过贸易战之后,谁的利益添加了谁就是赢家,谁的利益增加了谁就是输家,而不是谁给谁加征的关税多谁就是赢家,谁给谁加征的关税少谁就是输家;也不是谁的贸易逆差增加了或贸易顺差增多了谁就是赢家,谁的贸易逆差增多了或贸易顺差增加了谁就是输家。所以,关于贸易战我们不能只算面子账。

  

   第三条对策的意图应该也好了解。在市场的任何一个范围,都会是供应商数量越多,市场竞争越充沛,这个范围的商品价钱就越低,从而也就越有利于消费者。而我国对美国少量出口商品实施报复性加税,就等于是自己自动消减了商品相关范围的诸多供应商和竞争者,从而使市场竞争趋缓,商品价钱降低,也使自己缺少了一些购置选项。尤其是当美国出口商品在某个市场范围因有价钱优势而成为主要供应商的时分,对其加征高关税的结果,就是我们不得不重新花功夫去找新的替代性货源,并且不是“注定是”也是“往往是”需求用更高的价钱去买异样的商品。这一点,曾经由贸易战以来的诸多理想证明,如本欲被我们用来替代美国出口大豆的巴西大豆就趁机坐地起价。因此,对美国出口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虽然是对美国的惩罚,但同时也是对自己的惩罚,属于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所以提出这条对策的实质,就是不要因美国的不智而惩罚自己。


   那么,怎样知道只需实施了以上新的对策,就能保证最终是我国的利益添加了?

  

   其次,出口补贴政策由于是用国际征税人或消费者的利益为出口企业转移消费本钱,客观上消解了出口企业在技术水平、产质量量上下功夫的积极性和必要性,因此这样的占领国际市场不只代价庞大,而且也难以耐久。由于一旦国外企业有了高质量或更高质量的同类产品问世,即使其定价高于我们,也会遭到国际消费者的普遍喜爱而逐渐取得国际市场中的优势位置。



  

   先说第一条对策的意图。我国临时以来在外贸范围实行的是出口补贴政策,就是或用现金直接补贴的方式,或用退税返税免税的直接补贴方式,鼓舞国际企业向国外出口商品。虽然前两年曾经取消了一些,但如今仍有不少。这个政策的实质属于中国财政用本国征税人的钱让本国人享用比中国市场价钱还低价的中国商品。所以,这才有“中国的外销商品价钱低于外销商品”、“美国是高工资低物价,中国是低工资高物价”等奇特现象。这就是说,中国这么多年来,不时是在用少量廉价休息力与少量本国自然资源所消费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供本国人享用超值消费。这就不只背叛了社会经济消费是为了满足本国人民不时增长的物质文明生活需求的基本目的,而且客观上还等于是歧视了本国人和优待了本国人,不自觉地将自己置于被殖民、被剥削的位置。由于当年在“半殖民地”的旧中国,也不曾有这种商品价钱内高外低的不对等状况。

  

   因此,这种自我抬高的出口补贴政策,其实只适宜在国度亟需而又缺乏硬通货的时分采用。是故我国在革新开放之初,由于事先外汇储藏极少,无法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及设备,作为权宜之计,采取一段时间的出口补贴政策还是可以了解的。但是后来当我国美元储藏和美债持有都位居世界前茅甚至最高之时,还在惯性地执行这个政策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因此,取消出口补贴政策,就是对自我歧视的取消,就是对我国外贸被剥削位置的取消,使我国从此不再有外贸方面的被剥削。这真实是我们早就该做的事情。相应地,美国自动对我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等于是其自动坚持了对中国人的外贸剥削,让美国人失掉过低物价生活的好日子。

  

   而此对策中的“制止企业出口低于国际市场价钱的商品”,也是出于异样的思索。由于这种企业行为属于企业自己实行的出口补贴政策,其通常的详细做法就是用提高商品国际市场售价所增生的利润,补偿同类商品在国外低价销售构成的赔本,清楚属于亏国人以肥他人,客观上仍是将国人置于了受歧视和被剥削的位置。

  

   再说第二条对策的意图。这一条应该很好了解,国际市场的什么范围都不宜受制于人,否则吃亏的肯定总是我们自己,尤其是事关战略平安的范围更是如此。在美国未发起贸易战的时分,我们还不能随意用加征高关税的方式夺回已由美国商品控制供应的市场,如今则可以哑口无言地做到这一点了。

   或许此时有人会提出这样的反驳:我国以往实施的出口补贴政策不只仅有获取少量外汇的益处,同时还有其他益处,这就是增强本国产品海外竞争力,让本国企业占领国际市场,并由这些产业的开展带来国度GDP的增长和失业率的上升。因此,你下面的得失账算的不对,完全没有思索我国在这些方面会出现的利益损失。

  

   如今总结一下。第一条对策的结果是虽然面子上不美观,即我们似乎是顺应了美国贸易战的一个诉求——让我们取消出口补贴,但实践上却是我们获利而美国失利,我们从此不再受剥削和美国不再能剥削。换句话说,其实美国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加征少量中国出口商品的关税,是美国特朗普总统干了不利于美国的傻事,而我们的新对策则是顺势成全了他干的傻事,纠正了自己以往早该终结的傻事。第二条对策的结果是我们既取得了在往常态下不宜挽回的战略利益,面子上也很美观,使美国遭到了惩罚。第三条对策的结果是中美双方利益持平,只是自己的面子似乎也不太美观,即一方面是让自己的原有利益未受损,另一方面由于坚持了对美国出口商品的惩罚性加税而没让美国利益受损。由此可知,一旦我们决议采取这三条对策后,在实践利益上,我们就是只要所得而没有所失,美国则是只要所失而没有所得。至于我们在面子方面的所失和美国在面子上的所得,也终将会由于我们实践利益添加的成功这一理想,而逆转为我们面子上的所得和美国面子上的所失。


  

   同时,当我们决议实施这三条似乎是给足了美国面子的对策时,美国就不只嘴上无法支持,而且也找不就任何实践的反制措施或弥补措施可用,所以我们也就注定是立马赢定了的。

  


   也只要如此这般,才会是真正的让美国自食其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预应

  


  

   对此,回应如下。

  

   首先,不能为了占领国际市场而占领国际市场,让本国企业占领国际市场并不是开展社会经济消费的终极目的,而是开展社会经济消费的诸多手腕中的一种。显然,一切开展社会经济消费的手腕,最终都要有利于本国人民的物质利益的添加这个基本目的,这样它才是好手腕,否则就是不好的手腕。因此,只要当本国企业占领国际市场的结果是有利于这个基本目的时,它才是一件值得做和继续坚持做的事情。可是,由出口补贴政策完成的占领国际市场,一如前述,是以损失本国民众的利益的方式去添加本国民众的利益,客观上使自己国度处于自愿受剥削的位置,这就严重地背叛了社会经济消费的基本目的,因此它并不是一个开展社会经济的好手腕,早该被坚持。

  

  

   最后,既然出口补贴政策促进的占领国际市场是这样的实情,那由它所带动的GDP的增长和失业率的提升也就没有多少好等候的。由于这时就GDP而言,不过是高代价低效益的增长;就失业率而言,不过是不牢靠的或随时又都会失掉的提升。何况,GDP也不是开展社会经济消费的终极目的,而只是权衡社会经济开展的一个既不片面又不严谨的目的而已。一如所知,建了拆和拆了建的重复折腾,虽然是清楚的资源糜费,却可以拉动GDP的大幅增长。这岂不荒唐?至于失业率,异样不是开展社会经济消费的终极目的。假设一国的社会经济消费是有效率的不时开展,国民的物质文明生活水平是在不时地普遍提高,那么社会失业率高一点儿又有何妨?这不正意味着我们又有了增加社会必要休息时间和增多团体自在活动时间的能够与条件?这时我们只需再以立法的方式延长一下法定任务时间,比如将每周双休改为三休或将每天8小时任务制改为6小时之类,就不只会让一切国民添加自在活动的时间,而且也会同时扩展失业率。由于这时社会就需求经过添加休息者的方式,来补偿因任务时间普遍延长所发生的社会应有任务量缺乏的效果。

  

   也许还有人会说我没算这个账,就是取消出口补贴政策会招致国际有出口业务的企业大批开张或大批裁员。从而出现少量失业者。

  

  

   但是,没有外贸竞争力的高本钱低收益的企业原本就不该存在,所以这个结果其实不是损失而是止失。

  

   再说我们不是不时希望把我国的经济开展形式从外贸为主型改为内需为主型吗?那么,取消外贸出口补贴就只能是我国或迟或早都要做的改动。所以,即使我们把国际外贸企业开张和少量裁员的状况视为损失,也属于我国完成经济转型的必付本钱,而不属于实施第一条对策所付出的代价。因此这不只不是影响国民经济的坏事,反而还是促进我国经济开展形式转型的坏事。

  

   其实,我们还没算的是这两笔账:

  

   其一,经过实施贸易战的新对策,由于会普遍添加国际消费者的利益(即不再用征税人的钱补贴本国消费者和能降低诸多国际商品的价钱),提升他们的消费才干,这就可以有力地促进国民经济的开展,大振国际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决计,从而也就势必会使贸易战以来不时下滑的国际股市止滑上升。

  

   其二,新的对策由于不再一味追求外汇储藏的不时添加,这就会有利于我国的进出口贸易逐渐趋于平衡,于是不用像以前那样为了国度外汇储藏的少量添加而同等少量印钞,招致通货收缩,物价不时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