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最热点 >

刘再复: 李泽厚 “吃饭哲学”乃是最普遍但又是


   从哲学上说,李泽厚乃是以“吃饭哲学”取代“妥协哲学”。人首先要活着,即首先要吃饭,要衣食住行,然后才有思想、文明、看法形状等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的基本原理。

   泽厚兄一再通知我,这个基本原理,是真理,永远牢不可破。给这个基本原理作深刻的表述,就是“吃饭哲学”。这是最往常、最普遍的道理,它胜过有数高头讲章。

   不要把“经济开展”看得那么复杂,我们这两三代人,乃是被饥饿折腾得死去活来的两三代人。关于“吃饭”,绝不敢轻言“没什么”。

   许多知识人蔑视这一最普通知识,不屑于议论“吃饭”。一讲到“吃饭哲学”,他们就扣下“庸俗化”的帽子。他们不知道:大俗即雅,最俗事即最大事。

   和李先生作了“告别革命”的对话之后,我也明白了,不吃饭,人就不能生活。议论超验、先验、良知、天理等等,必需有一个前提,就是人要活着。活着才干思索。“人活着”,不只是理想判别,而且也是价值判别。

  

   讨论各种价值,但第一价值源是人要活着。李泽厚屡次说,许多深邃的学者,恰恰从这个最普遍的知识上,末尾远离真理。要说“硬道理”,吃饭哲学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李先生正是从这一硬道理动身,讲述了“经济开展→团体自在→社会公正→政治民主”的四个历史开展“顺序”(大体的顺序)。四顺序乃是以“经济开展”为动身点,为前提。也就是以吃饭哲学为动身点与前提。连饭都吃不上,其他所谓正义、民主等也就谈不上。

   就说“民主”吧,这也不是最后目的,民主也是为了让老百姓活得更好,更有尊严。假设民主搞成生灵涂炭,民不安生,那要这个民主干什么?

   我们的对谈出版后,有人批判道:你们宣扬的是“经济决议论”,李先生回答说:不是经济决议论,而是经济前提论。天下事,千般万般,吃饱饭是第一要事。中国事,千种万种,最难的是让十三亿人饥寒交迫,没有衣食之忧。

   也正是从这个阅历动身,近年李泽厚先生强调说:经济革新比政治革新更难。经济革新之难就难在它触及到每一团体的“吃饭”利益。每行一步,都影响到亿万老百姓的吃饭质量、生活质量、生命质量。